相关文章

从纳粹集中营到英军拘留营:犹太难民的建国之路

来源网址:

这艘船的名字是“出埃及记一九四七”,这一事件发生时正值联合国巴勒斯坦特别委员会准备离开巴勒斯坦前夕,事件发生后,委员会成员们对于英国处理犹太移民问题的手段极为震惊,直接推动了1947年联大投票通过犹太国议案。该事件在当时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1948年的以色列建国。事件发生整整五十年之后导演Robby Henson 和 Elizabeth Rodgers根据船上幸存者John Grauel的回忆录《出埃及记1947》于1997年将这一事件搬上荧幕。

1917年11月2日,英国外交大臣A.J.贝尔福致函英国犹太复国主义者联盟副主席L.W.罗思柴尔德。信中说:“英王陛下政府赞成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人的民族之家,并愿尽最大努力促其实现;但应明确理解,不得做任何事情去损害目前巴勒斯坦非犹太人的公民权利和宗教权利,或者损害其他国家犹太人所享有的权利和政治地位。”这封信后来被称为贝尔福宣言。

贝尔福宣言的发布是在英国军队开始从奥斯曼土耳其手中征服巴勒斯坦时面世的。这是英国政府支持犹太人回归巴勒斯坦,在巴勒斯坦建立国家的公开保证。虽然在后来的岁月中宣言模棱两可的措辞要对中东几乎无休止的流血负责,但当时它受到了犹太复国主义者的热烈欢迎,认为它为最后在巴勒斯坦成立犹太国奠定了基础。

一战结束后,根据《国际联盟盟约》的规定,奥斯曼帝国所属近东部分地区由英国进行委任统治,给予行政“指导及援助”,英国开始在巴勒斯坦地区正式实行“委任统治”。此后,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开始陆续移居巴勒斯坦地区,在此购买土地,建立定居点。

到了二十年代,巴勒斯坦发生了多起由耶路撒冷大穆夫提(意为“教法解说人”,负责教法解答)阿明·侯赛因指挥的阿拉伯暴乱,英国委任统治政府开始向阿拉伯极端分子的反犹压力屈服,着手限制犹太移民进入巴勒斯坦。

为了进一步安抚阿拉伯人,在贝尔福宣言发表仅仅十三年后,英国政府于1930年发表博斯菲尔德报告,意图削减犹太人移民和在其在巴勒斯坦的定居点。

希特勒上台之后,纳粹加快迫害犹太人进程,巴勒斯坦移民人数激增。至1934年已有成千上万在纳粹统治下被驱逐的无处容身的难民前往巴勒斯坦,对他们来说,这是他们生存的唯一希望。

而此时掌握犹太人家园大门钥匙的却是英国人。

1939年5月,尽管奥地利和德国加紧迫害,屠杀犹太人,英国人却认为关上巴勒斯坦大门的时机终于成熟了。英国政府关于巴勒斯坦的白皮书出台。内容如下:十年之内将根据保证“少数民族的权利”的宪法和州县制度,成立一个巴勒斯坦国。犹太人在巴勒斯坦购买土地的活动将全部停止,除了全境百分之五的地方之外,进入巴勒斯坦的犹太移民在以后五年里将限制在七万五千人之内,然后将永远停止……除非经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默许。

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以色列建国之父本-古里安曾表明当时巴勒斯坦犹太人的立场:“我们要同希特勒作战,如同没有白皮书一样,并同白皮书作战,如同没有希特勒一样。”

1945年战争以同盟国的胜利而结束,英国开始由工党执政。在过去几十年里英国工党成员一直谴责对进入巴勒斯坦的犹太移民的限制,并一再发表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声明。当时在巴勒斯坦的犹太领袖一度以为英国政府会重新考虑巴勒斯坦政策和此前发布的白皮书,幸存的欧洲犹太人也将被获准进入巴勒斯坦。

然而英国艾德礼政府非但未履行此前的允诺,反而变本加厉,甚至打算派遣士兵向这些从死亡集中营逃生的无辜难民发起战争。

二战期间,犹太人积极争取美国的支持,得到美国的响应。美国国会通过了一系列赞成犹太人向巴勒斯坦移民和建立犹太国家的决议和宣言。1946年10月4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关于巴勒斯坦局势的声明,公开表示随时准备帮助十万名来自德国和奥地利的犹太人进入巴勒斯坦。但英国政府认为欧洲犹太人问题是专门为了英国政府为难而产生的,拒绝了杜鲁门的要求。同时提出如果美国愿意寻求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途径,可一起成立英美调查委员会。

就这样,英美调查委员会组建起来,委员们访问在欧洲各地的犹太难民营,与英美犹太领袖会谈,并于1946年初春到巴勒斯坦听取意见。

1946年3月25日,时任犹太工人总工会代表的果尔达·梅厄夫人出席了英美调查委员会的会议,并作了如下发言:“我受权代表16万左右犹太工人总工会会员以最明确的语言在这里表明,犹太工人将在这里尽一切努力,接纳大批犹太移民,不受数量限制,也不附带任何条件……”

“先生们,我不知道你们有幸属于两个伟大的民主国家,英国和美国的人,即使有了解我们问题的最大诚意,是否理解做一个其生存权利经常成问题的民族的一员意味着什么。这些权利是做象我们这样的犹太人,我们不比世界上其他人好,但也不比他们坏,我们有自己的语言、文化,有自决权以及有同左邻右舍友好相处和合作的意愿。这个国家的犹太工人,和难民营的年轻的和年老的幸存者一起,决心要在我们这一代里摒弃无能为力和依靠别人的状态。我们只要求全世界各国人民自然能享受的东西,主宰我们自己的命运,仅仅是我们自己而不是别人的命运;凭权利而不是靠宽容而生存;有机会把今天世界各地为数不多的幸存的犹太儿童送回这个地方,使他们能像这里出生的年轻人一样在没有恐惧的环境中抬起头来长大。我们这里的儿童不明白为什么犹太人民连作为犹太人生存都成问题。对他们来说,做犹太人是很自然的。”

四月,正当这个委员会起草报告时,英国人在同难民的战争中又采取了新的行动。皇家海军、皇家空军和几千名英国士兵投入了在巴勒斯坦沿岸的巡逻活动并试图捕捉那些帮助难民逃出欧洲的“危险的政治犯”。

同时英军在塞浦路斯设有拘留营。拦截的犹太难民会被运送关押到这里。英国人计算非常准确,每月只准一千五百名犹太人进入巴勒斯坦,不多也不少:七百五十名来自欧洲的拘留营,七百五十名来自塞浦路斯。在塞浦路斯执行这一政策的原则是“先来先走”,这意味着许多小小孩不可避免地必须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住上好几个月。当时至少有一百名儿童在拘留营中去世。

这时,两艘哈加纳船只(一艘为“费迪”号,后改名“多夫·霍斯”号,第二艘为“埃利亚胡·戈隆布”号)载着一千零十四名难民准备出发去巴勒斯坦之前在意大利里维埃拉的拉斯佩齐亚被扣,在英国压力下意大利不准船只航行,而这些早已精疲力尽的难民们则拒绝上岸。他们宣布进行绝食斗争,并声明如果对他们施用武力,他们将集体自杀并把两船凿沉。

随后,伊休夫各重要团体代表也开始在犹太全国委员会绝食,以解救拉斯佩齐亚的难民。梅厄夫人也以病体加入了绝食的队伍。

这次绝食斗争产生了一定影响。五月八日“多夫·霍斯”号和“埃利亚胡·戈隆布”号在英国重兵护送下驶往巴勒斯坦——一千零十四张证书已全部从五月的限额中扣除。

在这个月里英美委员会发表了它的报告。报告建议立刻准许十万移民进入巴勒斯坦以及废除白皮书关于出售土地的条款。还有一个长期性的建议:将委任托管延伸为联合国托管。但这个建议被英国外交大成欧内斯特·贝文拒绝了。

1946年6月29日,为了彻底阻止犹太难民入境,十万英军和将近两千名警察冲入几十个基布兹和村落,搜查了犹太代办处、犹太全国委员会和犹太工人总工会执行委员会等全国性机构;在全国有犹太居民的城市宣布戒严;并监禁关押了三千多名犹太人,包括大部分伊休夫领导人(被送往拉特伦的拘留营)。

这就是巴勒斯坦历史上有名的“黑色星期六”事件。该事件也基本宣告英国委任统治巴勒斯坦的失败。

面对英军的封锁政策,在巴勒斯坦的犹太组织从1945年夏到1947年冬从欧洲难民营运送了大约七万的犹太难民。在巴勒斯坦十几岁的犹太男女青年面对英军的瓦斯和皮棍,上船背了犹太难民上岸,虽然他们知道自己可能被杀或被送到英军在塞浦路斯设的拘留营。

1947年对英国人来说,是巴勒斯坦形势完全失去控制的一年。英国委任统治政府禁止其士兵同犹太人有任何来往,并时不时派坦克在耶路撒冷大街上行驶。梅厄夫人在她的回忆录中谈到:“贝文坚持使英帝国的力量同犹太人要生存的意志相对抗,这样他不仅给已遭受巨大痛苦的人民带来很大痛苦,而且强迫成千上万的英国士兵和水手扮演他们感到极端厌恶的角色。我记得我凝视着守卫在塞浦路斯岛上难民拘留营的年轻英国人时——1947年我亲自去过塞浦路斯——寻思他们怎能对这样的事实问心无愧:不久前他们从纳粹死亡营里解放的那些人正是他们现在用铁丝网圈在塞浦路斯的人,仅仅因为那些人认为除了巴勒斯坦之外,他们无法在别处生存。我看着这些漂亮的英国青年时不禁产生怜悯之心。我不由得想起,他们同他们现在日夜把枪口对准的男女老少一样,都是贝文的着魔似的妄想的牺牲品。”

1947年4月,英国政府决定甩掉巴勒斯坦这块烫手山芋,把巴勒斯坦问题提交联合国解决,并宣布一年后结束委任统治,撤回所有驻军。

1947年8月31日,在截止时间一两分钟之前,联合国巴勒斯坦特别委员会的十一位先生们在日内瓦集会,交出了他们关于巴勒斯坦的报告。委员会八位成员建议——像皮尔委员会曾建议的一样——这个地区分成一个阿拉伯国和一个犹太国,加上包括耶路撒冷及其附近地区的一个国际飞地。委员会的少数建议成立一个阿拉伯-犹太联邦国。

1947年11月29日,第二届联大通过了181号决议,规定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建立两个国家,即阿拉伯国和犹太国,耶路撒冷市则由联合国特别管理。

第二天巴勒斯坦全境爆发了阿拉伯人暴动(七个犹太人在阿拉伯伏击一辆公共汽车时被杀),十二月二日一群阿拉伯暴徒纵火烧了耶路撒冷犹太人商业中心,而英国警察却在一旁袖手旁观。

1948年5月14日午夜(以色列宣布建国当天),英国最后一名士兵离开巴勒斯坦,结束了其在巴勒斯坦三十年的委任统治。

参考资料:

Golda Meir,My Life, Dell publishing Co.,New York, 1977